无法登录请点击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的广告
首页 >  科技 >  查看内容

人工智能肉搏战:商汤和旷世们的商业化征途

  • DoNews | 2018-4-10 10:44 | 发布者: 诀然 | 查看: 1240| 评论: 0
  • [摘要] OPPO去年发布R11s旗舰机时,将商汤的人脸识别和拍照优化技术作为一个重要亮点推出。此前,苹果最新手机iPhone X上Face ID启用人脸识别功能,取消了指纹识别,国产手机厂商OPPO、vivo等确认这一趋势,开始跟进。对预 ...
  • OPPO去年发布R11s旗舰机时,将商汤的人脸识别和拍照优化技术作为一个重要亮点推出。此前,苹果最新手机iPhone X上Face ID启用人脸识别功能,取消了指纹识别,国产手机厂商OPPO、vivo等确认这一趋势,开始跟进。对预期千万级销售量的手机产品来说,谁家公司的人脸识别方案搭载上去,都将名利双收。

    作为商汤的竞争对手、旷视科技相关负责人吴文昊向腾讯《深网》表示,“OPPO手机我们也在合作了。”旷视总部在北京,在深圳放了两拔人,分别在手机厂商OPPO、vivo附近,与其技术人员保持随时沟通。他认为旷视有一些狼性,“我们进入一个行业追求比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和份额。”

    旷视科技和商汤科技是人工智能浪潮中崛起的视觉识别领域代表性公司,二者对手机人脸识别解锁的争战已经开始,更多的市场争夺也发生同属于人工智能的依图科技、云从科技乃至巨头百度之间。

    人工智能技术从2015年开始直到去年下半年一直是创业的热门领域,但最后一环的商业化却一直是个难题。人脸识别与全国第三大产业手机相结合后,生意空间原有的天花板一下子被抬高,创业公司都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相同的竞争已经持续上演,在安防、互联网金融和虚拟社区等领域里,商汤、旷视等公司竞争已经有三年多,而2018年注定愈加忙碌。旷视创始人印奇声称,“2018年会是行业整合的一年,输赢到2018年结束时候就能够看得很清楚。”

    视觉识别的商业化肉搏战开始了。

    4月9日上午,看上去是一个巧合,旷视科技对外宣布全资并购艾瑞思机器人 (Ares robot),正式进军智能机器人业务,随后,商汤科技宣布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6亿美元C轮融资。

    对标苹果 互相竞争

    刚过去的狗年春节,吴文昊没有休息,在深圳办公室加班。在他看来,客户发布手机的时间表就是指挥棒,2018年需要拼命,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早在2017年5月份,吴文昊和他的团队就进入一种冲刺状态。在拿到vivo订单之后,他组织了公司三、四十名技术骨干,关进了一间会议室,进行人脸识别技术在手机上应用的封闭开发。在北京融资资讯中心A座办公室里,各种远近不同的人脸照片被打印出来,进行测试、比对。

    在离旷视办公室不超过三公里的地方,另一拔商汤科技的团队已经提前一个多月与OPPO合作,研发人脸识别在手机上的应用。旷视想加速追赶。

    吴文昊判断,世界上60%摄像头用在手机上面,人工智能一定要进入这个市场。苹果公司已经通过收购和研究,投入了近10亿美元上面,前景广阔,有分析称这个市场收益未来不会少于金融领域。旷视之前做金融业务时,在FaceID和云上Face ID等实际应用场景上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和知识。他将这些解释给公司负责人印奇等人听,很快获得公司内部资源支持。

    连续攻关50多天之后,吴文昊匆忙赶到印度新德里参加了vivo当地旗舰机vivo V7 Plus的发布会。吴文昊记得特别清楚,“9月7号的发布会,我是9月6号才拿到印度签证,当晚坐国航飞机过去的”。

    印度机场大幅中国手机厂商的广告让吴文昊印象深刻。印度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手机市场,人工智能技术能应用在这里,这种感觉让他兴奋。

    手机厂商发布手机是首先确定发布时间,其它都得按照这个时间点倒推。而vivo对品质的要求,超乎了吴文昊原先预估。

    之前金融领域的刷脸应用,客户要借钱,在人脸识别过程中,需要按银行要求摆动头、眨眼睛。但在手机上,用户不会做这么多动作,在大多数是正面识别的状况下,如果用户体验不好,方案就会直接被淘汰。除此之外,厂家还要考虑安全性、成本等因素。三大因素平衡下来,对吴文昊的挑战非常大。一些硬指标,比如苹果手机人脸识别误失率为百万分之一,这些都要达到。

    “近乎变态一样的质量控制和对技术的要求,我们压力很大。”最初,吴文昊和团队觉得把人脸解锁算法做到三四百毫秒就觉得很不错了,手机厂的要求是进入100毫秒。“vivo说别给自己设天花板。”

    实际上,国产手机追赶的人脸解锁功能,与苹果3D深度摄像感官技术有差距,是一种折衷技术。当前国产手机主要还是用可见光和红外光感知人脸面部特征,可以理解为2D技术。旷视给出的描述是基于RGB可见光二维人脸图像完成的活体检测和身份识别。

    这种方案还不能达到区分活动的人脸与打印出来的一张同样大小的照片,不能应用于安全需求高的支付领域。

    对竞争激烈的手机圈而言,多一点差异化就是亮点。OPPO和vivo对这一硬骨头发起挑战,以产业链整合驱动,这给了商汤与旷视等公司机会。

    旷视目前是vivo、华为、小米手机人脸解锁方案提供商,商汤则主要服务于OPPO 和vivo。

    另一家业内公司ULSee内部人士告诉《深网》,在原有摄像头和感光元器件基础上通过软件算法提升,“只能是一个过程和一个阶段。硬件功能提高才是百倍级的,最终会被3D结构光替代。”这家公司在日本拿到项目,与人工智能投资狂人孙正义有合作,现在,它也是OPPO、传音公司方案提供商。

    最新的竞争焦点在谁能做出用户体验最优的应用3D结构光或者TOF测距技术。3D结构光,可以感知到人脸面部相互之间的距离,不再仅仅是二维平面图。这是目前吴文昊熬夜突击的地方。

    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向腾讯《深网》透露,vivo旗舰机X20上面的人脸识别技术来自商汤科技,海外市场如印度地区手机应用的人脸解锁技术是旷视。这种分区域、分品牌的制衡对手机公司而言,可分摊供应商过于集中的风险。而商汤、旷视则会战战兢兢,唯恐落后,拼尽全力。

    商汤联合创始人杨帆则希望向《深网》传达一种技术积淀后的优势。成为OPPO人脸解锁供应商,是“从半山腰开始跑,从60%开始跑。”他强调,商汤做事背后有着关联逻辑。一些商业机会出现后,商汤也会去集中攻关,但是不会搞大会战,而是争取打造更加持久的平台性优势。

    以客户OPPO为例,从做智能相册、美颜和背景虚化等,一贯下来,OPPO需要在最新手机上体现人脸识别差异化时候,商汤自然获得优势。“这些功能模块之间,存在相关性。”

    对于3D结构光人脸解锁等技术升级,商汤也在几个研发中心投入人力研究。最快预计在今年九、十月份,升级后可与苹果手机iPhone X 媲美的人脸解锁手机将面世。3月5日,胡柏山告诉《深网》,一般而言,手机产业链需要提前6个月备货生产,已经提前向某些3D模组厂商下单。

    届时,吴文昊挤出商汤的愿望能否实现将揭晓。

    无法突破的安防市场

    依靠以人脸识别为核心的技术和商业布局,2011年成立的旷视科技跻身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公司。2016年底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旷视科技估值至20亿美元。2017年10月,C轮融资4.6亿美元。

    旷视科技涉足了三大行业。第一是AI+金融,第二是AI+安防,第三是AI+手机。印奇说,金融行业人工智能应用时间最悠久,商业化相对比较成熟。具体到金融领域身份安全,印奇告诉《深网》,头部1000家客户中,80%至85%是旷视客户,能带来三四成收入。

    身处人工智能给行业赋能的浪潮中,印奇体会比较深的是AI和行业结合,每个行业都有窗口期。窗口期竞争激烈,要加紧去抢占。

    实际上,AI风口起来之前,一些新兴公司看到安防万亿级别大蛋糕,纷拥而入。

    早在2014年,当时一家叫格灵深瞳的公司被投资人徐小平大为赞赏,理由之一是研发出能够识别危险手势的智能设备,安装在ATM机旁,发现危险就自动报警。新技术加上传统巨量市场,以及伴着政府机构和银行大主雇安全的硬需求,这将是一门注定发财的大生意。

    不过,这个产品始终没能规模化运用。同样做安防的云从科技创始人周曦分析,格灵深瞳主要是做智能摄像机,要带3D景深,有点像现在AR、VR,“但是技术成熟度不够,它没有完全到爆发时间”。云从成立时,主要做基于人脸识别的图像识别,相对而言成熟度更高。“人脸识别技术这两三年突飞猛进,在往上跑。”

    即便如此,新兴算法见长的人工智能公司要切入安防仍然举步维艰,行业内已经有传统安防设备供应商海康和大华,处于强势地位。

    海康2017年发布了一套深眸系列的摄像机,类似产品人工智能公司也做过。比如,云从去年11月份发布了。结果,“我们之前做安防的团队,遇上海康以后也是被打得比较郁闷。”云从科技金融行业部总经理张兴旺对《深网》说。

    在他看来,海康是安防领域的华为,从供应链到用户新需求跟踪都比较强势。最终人工智能视觉识别型公司落入尴尬处境,智能安防摄像头与传统安防设备的适配性成问题,成本过高。导致的结果是智能摄像头卖一台亏一台,量级始终难越5000台。

    另外渠道方面,安防行业不像电子消费品可以靠电商拉动,它依靠代理商渠道出货。经过一段时间努力,云从产品拿下20几个省试用,“实际总体市场份额还只是占一个小头,离他们还有比较大差距。离我们初期的规划目标也有差距。”张兴旺说。

    在大华股份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中心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殷俊看来,算法有天花板,而安防领域客户不是要单一产品和单一技术问题,而是要整套解决方案。与这些相比,算法上几个百分点的精进带不来竞争优势。

    张兴旺记忆中,2015年和2016年是人工智能公司向安防行业进军比较猛烈的两年,最终引起海康和大华反击。

    早先,海康与商汤合作,利用其算法;大华用依图的算法。海康和大华使用他们的算法,按照所卖摄像机台数算技术授权费用。但后来,“海康率先转变模式,把商汤弄出去,自己搞算法。大华也跟着自己做。”

    海康、大华成立自己的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为弥补智能算法上的人才短板,充实自身实力,同时给竞争对手釜底抽薪,海康找猎头点名要挖张兴旺。“五六个猎头轮流给我打电话,很无奈。”张兴旺说。

    张兴旺观察行业发展后得出教训,商业模式上不能与虎谋皮。

    寻找立根之所

    2014年商汤科技创立后,一直处于商业化落地诉求中。直到 2015 年 9 月,商汤迎来公司成立后的第一波机会——与一些银行以及互联网金融公司,签下几个千万级别的合同。

    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为人工智能视觉识别创业公司真正带来收益。比如旷视科技向拥有支付宝的阿里巴巴金融子公司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提供人脸识别系统。分期乐、宜信等公司都是此类方案采购方。

    作为云从科技金融行业部总经理,张兴旺认为在互联网金融这一块,旷视市场份额为50%左右,商汤在30%左右。

    相比互联网金融的勇于尝新,传统银行机构触及AI动作要缓慢很多。依图科技金融业务副总裁沙杨告诉《深网》,2015年,招商银行对人脸识别技术感兴趣,“把十几家人脸识别厂商拽过来做了一轮技术测试和筛选。”依图最终胜出。

    自2012年起做安防业务开始的依图,于2015年获得第一个金融客户。这对依图乃至人工智能公司具有示范效应。银行是一个防范风险的机构,接受新事物本身会非常审慎。

    试点首先是在深圳总行营业点。从装有人脸识别的ATM机取款,运行一段时间后,招行反馈端到端的取款成功率已经非常接近100%。后面推广到中国农业银行。

    云从则与中国建设银行合作,在广东省的100多所高校内试行学生刷脸买饮料。这样,出去运动时就不用带钱包和手机。按照周曦计划,在高校实验成功后,今年往写字楼、商场等场所推广。前提是,需要安装带有人脸识别的自动售货机。

    麻烦在于,这种自动售货机造价昂贵,上万元一台,全面铺开有一定难度。

    人工智能公司还进行了多种商业化尝试。

    2017年 8 月底,商汤的技术应用到苏宁在南京开出的全国首家真实投入运营的无人店——苏宁体育 Biu。探索自助化售货,智能追踪用户在不同货品前的停留时间等。旷视此类探索在北京联想桥附近的物美超市同样在做。据旷视供应商透露,这类产品配件出货量一年在一两千套,还在萌牙状态。

    智能零售之外,商汤科技利用人脸关键点跟踪、手势识别、背景分割等技术,为Bigo在直播场景中实现更多样化的炫酷效果。在这一领域,旷视吴文昊称早期Face++开放平台,提供人脸识别和图像识别通用的能力,“2013年美图秀秀是我们第一个签单客户。”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商汤科技在此领域做得更好。商汤推出的Sense AR特效引擎,可定位并识别主播面部动作、手势,实现AR特效美化,打造出卖萌、搞笑,甚至穿越效果,同时还支持换脸、美颜和背景更替,可提升短视频拍摄和直播趣味性。

    云从张兴旺估计,商汤2016年推出的这项新业务,一年“赚了几千万,利润还是可以的,业务模式不算稳定。”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新技术趋势,看似无所不包,实质尴尬也正源于此,行业内公司一直苦于找到立根之所。不像互联网崛起后,电商成为一门生意那么明确。也因如此,他们之间的竞赛还没有明显拉开身段。

    商汤提出的模式是“1+1+N”,第一个1是核心技术,第二个1综合性能力平台,N是不同行业。通过前面的1+1,给后面的N个行业卖SDK。在人工智能早期,各行各业大家都没技术的时候,卖SDK是一门好生意。

    2017年商汤对外称,平均下来每天签一个订单。但是,潜在危险在于,像海康这样的公司不在少数,有野心有实力的公司不会甘心于要害技术上受制于人。这个风险同样可能来源于手机厂商。确认人工智能成为重要趋势之后,vivo在全球建立研发中心,目前已经有近200人的团队在做相关研究。3月19日,vivo正式举旗舰机发布之际推出人工智能品牌Jovi,从小v的语音交流开始,实现人机交互。

    另外,计算机视觉和人脸识别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后,渗透进不同行业。致力于成人工智能视觉领域商业化应用的发动机的商汤,将要面对价格竞争。

    此类问题,旷视同样难避免。

    云从科技周曦坦言,“人工智能可以立刻落地的点不是很多,无人驾驶、医学等,都是非常好方向。但是不是说今年、明年就能够有盈利。”

    所以,云从策略性地依据中科院背景,成为国家四个人工智能平台之一。通过国家层面,做成人工智能基础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后,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方面很多。比如与公安部、银行成立联合实验室。“在联合实验室框架下用数据来训练,我们并不会把数据拿走。”周曦说。

    这种架构益处颇多,既能拿到机构稳定订单,也可以规避数据安全性质疑。在没找到立根之所前,云从先想办法活下来,立于不败之地。2017年,云从预计营收1亿元,没有利润。2018年预计将有利润。

    2月24日,春节后没几天,云从科技正式宣布推出“3D结构光人脸识别技术”。云从研究院副院长周翔称,他们帮助一些上游手机配件模组厂商出主意,一起着力于小型化,适配智能手机。等到奥比、华捷艾米、图漾和舜宇光电等公司完成硬件升级,云从的3D结构光人脸识别技术装可用于手机上面。这总味着又将是一场行业内洗牌。比如,原先做指纹识别的公司会受到冲击。

    今年,张兴旺的工作添加了新任务,兼着寻找3D技术的手机厂商客户。云从也不愿错过手机上的商机。无疑,他将成为旷视吴文昊的竞争对手。

    3月20日早晨,vivo发布新旗舰机X21后的第一天,吴文昊转发给《深网》作者一条消息,旷视的人脸识别解锁技术终于进入了vivo国内市场旗舰机型X21。这意味着,吴文昊过年未回家的付出有了阶段性回报——起码在vivo旗舰机上抢了部分商汤的市场。下一步,旷视和商汤在OPPO手机上还将继续二者的争夺。

    作者:深网

  • 温馨提示: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供参考。
  •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智能家居网 ( 粤ICP备14065646号-3 )

    GMT+8, 2018-7-19 13:29 , Processed in 0.062286 second(s), 19 queries .

    © 2001-2016 深圳市云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